申博娱乐官网_申博娱乐登陆网址

《黑色洛城》审问识别心得

2012-01-09 10:41:09编辑:评论(0)

一开始觉得这个系统好难,每次审问都找不对路,看着本子上一个个“X”非常不爽,因为问话错误代表你并没有套出真正的信息,案件即使正确解决了,最终都是一头雾水。又不想看正确五星问题答案,总觉得游戏这个系统是让你玩的,你不按规则看答案不就等于动作游戏修改了生命值,CS自动爆头就毫无乐趣可言。

玩到最后一个CASE了,经过不断地在游戏里摸索,造访老外的bbs……总结……再实践……再总结,总算悟出了一点道理,后面就轻车熟路,基本上都是全部审问正确。于是写了点东西希望能对不断reload的苦手有所帮助,顺便抛砖引玉,断案高手们轻喷。

其实第二章就大致看出来,这个True/Doubt/Lie系统分为两层。

一层是看嫌疑人是否有所隐瞒,也就是(1.)T与(2.)L/D的选择。这个选择主要就是表情秀为主轴,相信Team Bondi为了减少难度,做的也相当明显,仔细看明白了发现真的是屡试不爽:如果是真话,也就是(1.)true,那么被审人一定会在说完话后,面无表情,眼睛定定的看着你,即使身体有晃动,那脸就像是石膏刻出来的,绝对不会有面部动作。另外一个细节就是,他的眨眼频率适中,也就是几秒钟或是十几秒才会眨眼一次。

如果是(2.),也就是这个人有所隐瞒的话,那么注意以下几种情况(都是说完话以后,到你判断的时候)。眼睛不敢看你,到处乱扫:这是老实人撒谎的最好判断的情况。也有眼睛大部分时间看着你,偶尔会游离几秒,这种情况一般也不是真话。

可以通过面部表情辅助判断:凡是说谎,一般面部不论是皱眉、撇嘴、或者任何动作,总之面部线条会有所变化。如果脸部有动作,眼神偶尔也会游离,果断的doubt/lie吧。后期会碰到说谎的老油条——就是说完谎话依然面不改容,眼定定地看着你,看样子很像真的那种。不过这些人也有判别方法,他们眨眼的频率往往都很快,看见眼睛不自然地眨,一般都是(2.)了。要仔细观察,长时间看着他,如果在撒谎的话总会有某种上面提到过的现象出现。

注意:这里所说的撒谎都是泛指Lie和Doubt的两种情况。

上面所说的都非常容易,因为面部表情不涉及语言差异,只要多观察多总结,基本上都能掌握个八九不离十,对于蒙答案的各位来说,至少有了60%以上的蒙对系数。

第二层,就是Lie/Doubt(以下以L和D代替)的判断。这个判断是基于第一层判断对方有所隐瞒的时候,看看有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在撒谎。说来简单,但是实际操作就比较考验证据搜集能力、对剧情的掌握和了解以及语言的功底。

我的一个心得——不管回答问题的本体多么不靠谱、多么假,如果要指正Lie,都需要对其中的某个细节提出质疑,或是提出反面的假设再加以证明,从而推翻整个供词。换言之,statement可能很长很庞杂,但是证据往往都是detail的东西,都要看你说他那部分撒了谎,或者她的供词和你说的有哪里不同。

建议所有的问题(除了明显是true的以外)都先Lie一下(因为不管是不是Lie,在提出证据之前都可以撤销指控),看看:

1.Phelps说对方Youre lying XXX, I think【...】。

2.对方说,你TM放什么屁,或者你怎么能这么说,How can you prove that I【...】。

这种时候,如果有针对【...】的证据,拿出来基本上就能听到正确的音乐了。

如果3.Phelps说得很牵强或者很笼统,和对方之前的statement并无太大关联,比如:证人说,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我老婆在哪。而Lie之后Phelps会说:放P,你昨晚明明尾随你老婆,并切杀了她。 这时候,即使对方很可能知道他老婆昨晚去了哪,但是显然他快进到直接杀死他老婆的可能性不大,所以这时候Doubt比较靠谱。

另外,有关Doubt……说一下某个老外的心得,如果对面以简单的否定句回答问题,如我不知道、我不清楚,或者回答简短,明显少了某些信息,如golden butterfly审问不和谐时候问他保释后在哪里工作,他说他在某个码头工作就结束了,并没有说明具体公司名称,那么用doubt基本上就是正确。

写了这么多,第二层面的判断基准就是,有没有明确的证据,证明在Lie里面所提出的谎言是子虚乌有的。
我个人比较想吐槽的一点是,证据与谎言之间的联系都是由编剧决定,联系的紧密程度和关联程度往往标准不一,在判断的时候让人很困扰。

譬如【以下剧透】:phelps审问地产大亨morone(拼写肯定有误,反正差不多是这么个人。本人写给导师的paper都是被导师纠正了一堆白字,更别提人名了)时,提到某个旅游抽奖的promotion,意指该公司故意让钉子户抽中旅游,趁着他们外出的时候纵火烧房,然后逼他们放弃业权。

M就说了:我们公司有很多promotion项目啊!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哪个!——这话首先是有所隐瞒。

然后Phelps指他说谎,证据是这个四处都有的旅游抽奖传单,上面全部印有M的头像。

我心想:M是他们公司的老总,也是形象大使,他的笑脸在所有built a better california的广告牌上出现,并不代表他一定知道这个项目。于是Doubt,但是我选错了,事实上是Lie。传单这么牵强都会作为证据,而听到Phelps的谎言指控时,M说了一堆BlaBla,大致就是我心里说的那些,但即使是这么牵强的指控,最后问题上还是打了勾,正确。

又例如问Elsa关于毒品的事情,问他是否认识某个四人乐队的成员(其中两个吸毒过量致死——Vice的第一件案,剩下两个在P战友的club被枪杀——Vice的第三件案),Elsa说我不认识。之前搜集证据时,这四个乐团成员身上都搜出了blue room夜总会的表演者入场卷,你作为夜总会的主打兼老板,你敢说你不认识他们……谁信啊!?于是我果断说她撒谎,证据就是搜出来的blue room pass,但在这个case里面,这么明显的证据却不被接受,理由是真正和Elsa有故事的是其中一个鼓手,于是符合剧情的选择是doubt,只有doubt了,Elsa才会说出这段故事。

从上面两个例子可以看得出,根据剧本的需要,不同的证据与所能指控的谎言的联系程度并没有统一标准。这就说明在选择Lie和Doubt的时候,往往不知道选了之后会怎么Doubt,用什么样的手段, 或者怎么用证据来说对方在Lie,所以这两个选项事实上有不确定性。我后面少有的几次reload都是这样的情况

分享: